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绍兴货架 >

绍兴货架

“暑期寒”,守望与担忧中的电影院

发表时间:2021-08-25

  多部新片撤档 观众热情不高

  “暑期寒”,守望与担忧中的片子院

  热气笼罩在城市上空,济南新世纪影城泉城路店的大厅里十分空旷,只有两个人的身影——柜台售卖员跟门口检测体温的工作人员。见到记者,影城经理李言鲁笑着调侃:“半年前春节档的时候还乐不可支呢,没想到当初这么‘凉凉’。”暑期档愁云惨淡,行业等候《长津湖》等贸易大片拉动大盘的时候,全国部分地区疫情的反复给本就热度不高的电影市场泼了一盆冷水。

  文/片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

  记者 李睿

  遇冷

  “今天上午卖了1800多元,总共有69位顾客。”李言鲁告诉记者,以往暑期档,影院每天的营业额最少也会有两三万,8月17日当天,济南新世纪影城泉城路店仅收获7675元票房,这个数字在济南本地的64家影院中排第18,万达影城世茂店排名第一,当日票房为2.5万元。“都不好过,咱们的房钱低还能有盈利,一些租金高的影院压力更大。”

  年初,2021春节档的暴发令所有电影人振奋,业内等待着电影行业可能在一年内恢复如初,接连破纪录的清明档、五一档也给足了电影市场信心。之后的情势虽不如预见之中的欣欣茂发,但李言鲁依然对暑期档寄托厚望,“《1921》《革命者》《中国医生》这些影片表示很好,光团体票就卖了不少。”

  7月中旬,全国部分地区多点散发疫情,电影行业再次嗅到危机;8月5日,国家电影局宣布《对进一步加强当前电影院疫情防控工作的告诉》,恳求中高危险地区电影院暂不开放,低危险地区影院上座率不得高于75%。随之而来的,第十一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宣布延期举办,《长津湖》《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正人》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等多部新片发布撤档。

  据拓普数据统计,截至8月7日,全国已暂停营业影院数高达3088家,暂停营业影院票房占全年大盘20.2%,其中,73座城市决定全市影院停业,共波及2066家影城。其余地域的影院也受到影响。“疫情引发的连锁反应导致不新片能放,这么长时光全靠那多少部老片撑局势,吸引不来观众。”七夕是暑期档中的观影高峰,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,今年七夕节当天全国电影票房超过1.97亿,是自6月份以来单日票房最高的一天,在冷漠的暑期档中看似灼热,实际上却与往年相差甚远,2020年、2019年七夕单日票房辨别高达5.27亿、5.69亿。“75%的上座率限度基本约束不到咱们,因为实际上座率可能连10%都达不到。”李言鲁告知记者,一部好影片足以撑起一个档期,但今年七夕没有适合的新片,仍是靠早已上映的《怒火·重案》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支撑。

  可能暴发的大档期,影片往往是“一超多强”,2020年7月20日复工后,国庆档有《我和我的家乡》《姜子牙》《一点就到家》《急先锋》多部影片上映,2021春节档有《你好,李焕英》《唐人街探案3》《刺杀小说家》《人潮汹涌》等多部商业大片。春节档的热烈恍如昨日,暑期档即将草草停止,旁边不过半年光景,李言鲁有些心酸:“天气最冷的时候影院最热闹,谁也没想到,景象最热的时候影院这么凉。”

  困境

  8月13日,新世纪影城官方民众号上发布了一篇名为《影城工作14年,她成了“爆米花一姐”》的文章,文中讲述了一名影城个别员工的成长跟发展,亦从影院人的角度记录了行业的变迁。写这篇文章的正是李言鲁,文中的主角金娟是比他从业年事还要长的员工,这篇文章发出之前,影城又有两人离职,“写这篇文章是想给影院人鼓鼓劲、打打气。当初行业不景气,员工的工资是跟影城效益挂钩的,很多人迫于生活不得不离开。”

  以前是一个岗位好几个员工,而现在是一个员工兼好几个岗位,票房、检票、放映、服务、小卖……金娟和共事轮流排班,一人多岗是常有的事儿,“有个顾客来看电影,发现入口给他测温的员工,在卖品处卖给他一瓶水后又在给他检票,就笑说‘怎么又是你’?”

  职员流动性大是服务业的通病,放在以前,员工离任是很常见的气象,真正令李言鲁担心的是“招不到新人”。李言鲁表现,“去年疫情期间那么难,还是有良多人由于酷爱坚持下来了。但效益持续下滑,需要养家糊口的人没办法连续待下去。”在业内一篇分析人才消散问题的文章评论中,有曾为影院人的网友现身说法:“还是钱的事,我一技能主管,还要管着消防保险、检票、打扫卫生,一个月才3000多块钱。跳槽到维保公司,一个月底薪6000元,事件还少,不香吗。”

  除了薪酬,低迷的行业现状让员工的名誉感和成就感降落,“以前忙的时候诚然累,但工作内容杰出,一个接一个的策划很有成就感。拿这个暑期档来说,大家都很闲,不累了,也慌了。再加上大家基本上都是网上买票、自助取票,员工一天也见不到多少位顾客,只能干站着耗时间。”李言鲁表示,当下业内不光普通员工离职,主管甚至店长也开始离职了,“现在隔段时间我都要跟还在的共事聊聊,鼓鼓劲,这篇文章本来是给我们内部人看的,初稿的篇幅更长。后来发到我们影城自己的公众号上,没想到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关注,很多电影人看了都比较有感触。”

  应答

  2020年的疫情冲击让影院停摆长达178天,作为电影行业的终端,影院人在渴望与扫兴中重复横跳,也在窘境中学会了应答。

  “不能坐以待毙,得想着怎么在夹缝中生存。”长达两个月的暑期档,新片寥寥无几,为了适应这种情况,李言鲁进行了差异化排片——6月5日上映的动画电影《普罗米亚》依然在新世纪影城泉城路店有排片,该片已经上映两个多月。“这部动画电影2019年就在日本上映了,我一开端也没太留心,后来发明它有很垂直的观众追随,所以始终放映到现在也还有人看。”7月9日上映的纪录片《大学》也是如此,“利用我们影城影厅多的优势,放映这些小众的口碑好片仍然会吸引一定的客流。”公平调解票价是李言鲁采取的另一种措施,“像有一些进口的影片,比喻买来的最低票价是20元,我们卖出去也是20元。”

  除此之外,李言鲁适应潮流玩起了“宠粉”策略,《长津湖》未撤档之前,李言鲁订制了一批该片的专属电影票,正面是一般的影票,背面印上了易烊千玺饰演的“伍万里”角色图像,非常精致。“之前有粉丝组织已经找我们包场了,还是很有成果的。”李言鲁回忆了一下,“还好图像上不印上映日期,不然白印了。”

  李言鲁早已感想到多样的娱乐形式对影院的冲击,“流媒体方便快捷,年轻人看剧都喜好倍速,现在院转网的速度越来越快了,之前院线电影下映很久之后才华到网上找到,现在很快就能在视频平台上找到。我最担忧的是怕观众淡忘电影院。”面对阴晴不定的疫情和冷淡的影市,李言鲁把欲望放在了国庆档上,“暑期原来是一个学生多的档期,9月开学之后他们看电影更少了,盼望国庆档能够给点力,也活力积压的新片能快点上院线,只有是好电影,信赖观众还是热爱电影院的。” 【编辑:李玉素】